2010年7月21日 星期三

小溪流的歌


 
小溪流有一首歌,
 
是永遠唱不完的。
 
 

 
 

 
 


一條快活的小溪流哼哼唱唱,不分日夜地向前奔流。山谷裡總是不斷響著他歌唱的迴聲,太陽出來了,太陽向他微笑。月亮出來了,月亮也向著他微笑。在他清亮的眼睛裡,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像他自己一樣新鮮,快樂。他不斷向他遇到的東西打招呼,對他們說:“你好,你好!”

  小溪流一邊奔流,一邊玩耍。他一會兒拍拍岸邊五顏六色的卵石,一會兒摸摸沙地上才伸出腦袋來的小草。他一會兒讓那些漂浮著的小樹葉打個轉兒,一會兒撓撓那些追趕他的小蝌蚪的癢癢。小樹葉不害怕,輕輕轉了兩個圈兒,就又往前飄。小蝌蚪可有些怕癢,就趕快向岸邊遊;長了大腿的蝌蚪還學青蛙媽媽慌張地蹬開了腿。

  小溪流笑著往前跑。有巨大的石塊攔住他的去路,他就輕輕跳躍兩下,一股勁兒衝了下去。什麼也阻止不了他的奔流。他用清亮的嗓子歌唱,山谷裡不斷響著的迴聲也是清脆的,叫人聽了就會忘記疲勞和憂愁。

小溪流在狹長的山谷裡奔流了很久,後來來到一個拐彎的地方。那裡有一截枯樹樁,還有一小片枯黃的草。枯樹樁年紀很老,枯黃的草也不年輕。他們天天守在一起,就是發牢騷。他們覺得什麼都不合適,什麼都沒有意思。後來連牢騷也沒有新的,剩下的只有嘆氣。他們看著活潑愉快的小溪流奔流過來,覺得很奇怪,就問他:

“喂,小溪流!這麼高興,到那兒去呀?”

  小溪流回答:

“到前面去,自然是到前面去呀。”

  枯樹樁嘆口氣說:

“唉,唉!忙什麼呀,歇會兒吧!”

  枯黃的草也嘆口氣說:

“唉,唉!累壞了可不是玩兒的,就在這兒待下來吧,這兒雖然不太好,可也還不錯。”

  小溪流看著他們笑了笑:

“為什麼呀?就不!不能夠停留!”

一轉眼小溪流就把他們丟在後面了,他又不住地往前奔流。前面出現了村莊。村莊里有水磨等著他去轉動。

小溪流就這樣不知疲倦地奔流,奔流,漸漸地又有些旁的小溪流同他匯合在一起,小溪流就長大了。

於是,由小溪流長成的一條小河,沙聲地歌唱著,不分早晚地向前奔流。他精神旺盛,精力飽滿,向著兩邊廣闊的原野歡呼。他翻騰起水底沉澱的泥沙,捲起漂浮的枯樹枝,激烈地打著迴旋。他興致勃勃地推送著木排,托起沉重的木船向前航行。什麼也阻止不住他的前進。前面有石灘阻礙他,他就大聲吼叫著衝過去。小河就這樣奔流,不斷向前奔流。

有一隻孤獨的烏鴉懶懶地跟著他飛行了一陣。烏鴉看見小河總是這樣活躍,這樣匆忙,覺得很奇怪,就忍不住問:

“ 喂,小河!這麼忙,到哪兒去呀?”

  小河回答:

  “到前面去呀。”

烏鴉往下飛,貼近了他,恐嚇他說:

“嘿,別高興!還是考慮考慮吧,前面沒有好玩意。”

小河沒忘記自己原來是小溪流,他笑了一笑:

“為什麼?才不聽你的咧!就不能停留!”

烏鴉生了氣,一下說不出話來,就只叫:

  “呀!呀!呀!”

小河很快就把烏鴉丟在後面,又不住地往前奔流。前面出現了水閘,等著他去推動發電機。小河高高興興地做了一切他該做的工作。再前面又出現了城市。

小河不知疲倦地奔流,奔流,就這樣先先後後又有些旁的小河同他匯集在一起,小河就長大了。

於是,一條大江低聲吟唱著,不分時刻地向前奔流。他變得十分強壯,積蓄了巨大無比的精力。他眺望著遠遠隱在白雲裡的山峰,以洪亮而低沉的胸音向他們打招呼。他不費力就掀起一陣洶湧的波濤,他沉著地舉起龐大的輪船幫助他們迅速航行。他負擔著許多,可是他不感覺什麼負擔。大江就這樣奔流,不斷向前奔流。

那些被波浪捲起,跟隨大江行進的泥沙卻感到累了,問:

“喂,大江!老這麼跑,到底要往什麼地方去呀?”

  大江回答:

  “還要到前面去呀。”

疲乏得喘不過氣來的泥沙憤憤地說:

“'前面','前面'!哪有那麼多的'前面'!已經走得差不多了,還是歇口氣吧!”

大江的記性很好,他沒有忘記自己原來是小溪流,輕輕地笑了笑:

  “為什麼?不行!不能停留!”

泥沙帶著怨恨,偷偷地沉下去了。可是大江還是不住地奔流。許多天就好像一天,許多月就好像一月,他經過了無數繁榮的城市和無數富足的鄉村,為人們做了無數事情,終於最後到了海口。

大江還是不知道疲倦是怎麼一回事;他奔流著,奔流著,永遠向著前方。

於是,無邊無際的藍色海洋在歡樂地動盪著。海洋翻騰起白色的泡沫,強烈地向著四方歡唱。他是這樣複雜,又是這樣單純;是這樣猛烈,又是這樣柔和。他一秒鐘也不停止自己的運動。

在海底,一隻爬滿了貝殼的、朽爛得只剩一層發鏽的鐵殼的沉船,它早已不耐煩海洋這無休無止的晃動了,悄悄地問:

“可以休息了吧,可以休息了吧?”

海洋記得住一切,他以和小溪同樣清亮的嗓子回答:

  “休息?為什麼?那可不成!”

他的無窮無盡的波浪就這樣一起一伏,沒有頭,也沒有尾。月亮出來了,月亮向著他微笑。太陽出來了,太陽也向著他微笑。海洋感覺到整個世界,所有的東西都好像近在他的身邊。海洋更加激起了自己的熱情。他不斷湧起來,向上,向前,向著四面八方。無數圓溜溜的小水珠就跳躍起來,離開了他,一邊舞蹈,一邊飛向純潔的藍空。

巨大的海洋唱著小小的溪流的歌:

  “永遠不休息,永遠不休息!”

小溪流的歌就這樣無盡無止,他的歌是永遠唱不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