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6日 星期五

恆久的旋律


 
 
想要的是一份恆久的旋律
 
 

淡淡的文字喚起心潮澎湃,也許在漫漫的生命過往裡,那份相知的長久真的似曇花一現,偶

爾相遇,默契相守,卻因為種種迅疾而難覓其蹤;淡然也好,深刻也罷,多少青蔥歲月都付

流水中,唯有那份觸動心底的惦念一直默默暗許。


 
 


偶爾有春暖花開的季節流過,水面上泛起絲絲漣漪,心海的澎湃敲打著冷峻的堤岸,那是浪

花的問候與熱吻嗎?那麼強烈而執著,那麼相依相隨而形影不離;但總有一天,海會乾枯,

石會粉爛,那依稀的摯愛還能恆久遠嗎?




也許,這世間本沒有生生世世長久的愛;

也許,這世間本沒有值得恆久期待的愛;

也許,恆久亦是相對於悠遠而言,百世的

輪迴才換來今生花開花落般的相知與默契。





 
 
 

水邊的阿迪麗娜,依舊從理查德克萊德曼的指間如流水般滑落,不留瑕疵,只有舒緩的音階

觸碰而發出的音色;也許心靈的音階會比這更悅耳動聽一些,只是捨不得顫動,為了想要的

份恆久的旋律。
 
 
 


雨的印跡,落在美麗的臉龐,不曾被擦拭去,只為紀念這突如其來的喜悅;雨的印跡,亦會

隨著時光流逝而漸漸淡去,那些柔美的觸覺卻牢牢地在心中生根,萌發待長,期許能在下一

個春天的氣息裡盛放。
 



 


時光漸行漸遠,容顏依稀猶存,還是當初邂逅的模樣,朦朧而雅緻;也許想要的那份相知的

長久,已經撒落在遍地懵懂的季節裡了,未曾遺忘;來年繁花盛開的時候,那簇最艷麗的荊

棘,便是長久相知的化身,默默相伴,隨行一路,彼此輕鬆地展顏清歡;外表冷峻奢華的盔

甲下,終埋藏著內在恬靜的柔軟,不卑不亢而恆守於彼此心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