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寂夜


 
是夜,無眠!
 


無眠的寂夜,總要做點什麼,以捱過這沉默的時光。

遣詞造句,把漫無邊際的幻想,還有糾纏不休的過往用文字折疊起來,
反覆編排它們的秩序,讓它們看起來雖然不是美艷絕倫卻也嬌柔淒美。
我想,世界上唯有這件事,可以令我暫時忘記失眠。
看時光一天天逼近,又一天天遠離,
卻依然不能平靜淡泊地,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心中湧動的,已經不僅僅是淒楚和悲傷。
更多的時候是茫然,沒有方向感,
不知道向哪裡去,才會看到希望的曙光。
很多時候的很多事情,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只有順其自然,
即使心底有多麼不甘願,也只能把它咽到心底裡!
就像窗外的風,我們有誰熱愛狂風走沙的日子呢?
然而,風並不管你情感如何,
愛與不愛,
都會在該來的時候就熱烈地擁抱你,
該走的時候頭也不回,絕然而去。
風,並不考慮你的感受。
而我們能做的只是在風中盡力站穩自己的腳跟,盡量晚一點隨風而去。
這就是生活和生活帶給我的感受。

 
很多時候的很多人,告別,邂逅,再告別,然後再遇見。
這其中也許不僅僅是緣分兩個字能解釋清晰的,
如果沒有情分兩個字,如果沒有心靈相通的時刻,
如果沒有相同的愛好或者一個共同的目標,
大千世界人海茫茫,誰又會與誰,能輕而易舉地相識呢?
就像此刻,已經凌晨時分,
不知道夜色深處的小城,
還有幾多個未眠之人,正傾聽著窗外呼嘯而過的風,
與深不可測的文字糾纏不休呢?
風不肯沉默,一味喧囂著把心中的情感都發瀉出來,
愜意時它溫柔地拂過,怨恨時它便呼嘯掠過。
風,過的多麼自由而率性。
而我卻不能如此自如,無論什麼時候,只能保持靜默。
靜默地等候,靜默地承受,
甚至連訴說也只在靜夜裡靜默地,從指尖輕輕地流淌出來,
它們輕輕地不發出一點喧鬧的聲音,堆積在它們應該去的地方,
在靜默中看著匆匆來去的過客,那些各懷心事,穿梭在紅塵中的人。
夜,縱容風的放肆,同時也包容我放縱的文字。
許多時候真要感激夜的光臨。
夜,給了我們排減壓力和休憩身心的場所;
夜,如同一個避難所,在某些時刻,給了我們很多溫暖,
讓我們有勇氣走過寒冷的日子。
今夜無眠,我醒著,夜醒著。
不知道是我在陪伴著夜,還是夜在陪伴著我。
總之,今夜我與夜一同醒著。
 
 
己丑年臘月十八夜  夢中人
 
 
 
 
 
敬請尊重原創者
轉載圖文需經同意
及注明作者與出處